当前位置: 首页 > 健康 > 科学性教育7:婚姻实质解读

科学性教育7:婚姻实质解读

2017-10-14 来源于:互联网
我和老同事登山散步,他讲了一个民间故事。

  有三个人:一个和尚姓精,一个秀才姓柯,一个清河桥酒店老板娘叫娇娇。和尚与秀才住进酒店。晚上,三个人扯谈,秀才提议,就“清”“河”“桥”三个字,各取一字编一段词儿;要将“可爱”与“好玩”嵌进其中。

  和尚取“清”字编说:

  有水念作清,无水也念青。去掉清边水,加米就念精。

  我精和尚真可爱,我到西天取经来,木鱼袈裟随身带;

  我不为成仙成佛,——好玩。

  秀才取个“河”字编说:

  有水念作河,无水念作可。去掉河边水,加木就变柯。

  我柯秀才真可爱,我到京城赶考来,文房四宝随身带;

  我不为升官发财,——好玩。

  最后娇娇取“桥”字编说:

  有木念作桥,无木也念乔。拆掉桥边木,加女变成娇。

  我娇娇女真可爱,我和老公上床来,两个包子随身带;

  我睡觉不为生儿育女,——好玩。

  和尚与秀才笑起来:“不正经呢!”

  我看三个人编的顺口溜,虽谈不上多少文采,但颇有认识意义。

  这两个男人标榜自己“豁达”,全无“功利”,一派假话。和尚西天取经,不为成仙成佛,秀才寒窗十载,不为升官发财,违心自欺,都代表了中国好多男人包括居庙堂之尊者的言心分裂,装神作圣,且不多论。

  我想说的是,娇娇女的“好玩”论,其实涉及到了如何认识人类婚姻实质的重大论题。

  人类对婚姻实质的认识,经历了一个由感性到理性、由肤浅到深刻的过程。

  “人畜一般同”。初人的两性关系与动物无异,苟合,群婚,是繁衍后代的本能。交配过程的愉悦也是感官的。后来,社会意识介入两性关系,例如在中国出现“一夫一妻”制了,才自觉到男婚女嫁是当事人的乐事,但最看重的是“传宗接代”,延续家族与门第尊荣。因而婚姻常受长辈的规划约束,乃至“指腹为婚”,包办强迫,不管当事男女同床共枕是否快活“好玩”。这是几千年的中国婚姻状况。到了现代,西方东方自觉或不自觉地有了“人权”观念,而两性之“乐”也是人的应有权利。于是男婚女嫁的最重要条件是钟情相爱,“好玩”,享受“性福”,而生儿育女,倒变成婚姻可有可无的“副产品”了。我国改革开放以来,这种婚姻观,渐渐地被年青一代接受,有可能成为主流。

  由此看来,娇娇女的“好玩”观,实在是代表了人类婚姻文化进步的正确方向。我国现在也很关注人权与民生,强调施政“以人为本”,为民谋福。而“性福”也在其中,它是夫妻快乐、家庭和谐、社会安定的要件。娇娇女话不高深,只是“跟着感觉走”,觉得恩爱夫妻的床笫之私就是快乐好玩。如果只为生儿育女,那我们夫妻为何不宜两地分居呢?现时媒体为何呼吁当局要关注“打工群体”的“性压抑”问题呢?

  把娇娇女的“好玩”论,用完善的婚姻法规,引导、规范,对国计民生是很有意义的。首先,不愿生育的恩爱夫妻,便无“传接香火”和经济负担后代的压力,快活一生,因社会保障日益发展,老有所养也没问题;如此,有助限制人口膨胀。其次,对有遗传病等生理缺陷者,助其在不生育的条件下,相爱成婚,得点性福,不枉人世走一回。再次,对同性恋者,也可人性化立法宽容,尊重他们“好玩”的选择。再次,对服刑者,也可适度地让其夫妻有所“欢聚”,像保留其“饮食”权一样,也保留一点“男女”人权。娇娇女的村言可嘉,推想其容貌性情,也会像真璞的玉一般可爱吧。

  总之,没多受佛家、儒家经义灌输的村妇娇娇,贴近“自然”,体验客观,比起被诸家“圣经”洗过脑子的和尚与秀才来,要诚实得多,先进得多!▲(文:赵正基)